第154章 人情世故_悬壶济世:大夫会武很合理吧
奋斗小说网 > 悬壶济世:大夫会武很合理吧 > 第154章 人情世故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54章 人情世故

  第154章人情世故

  “老弟,你怎么和悬空寺的和尚打起来了?”

  东流帮邯沟驻地内,水长东招呼着游方坐下道。

  城门口一战,虽然双方最终不了了之但终究是有了隔阂。

  六扇门的人带着悬空寺的一众大师去了接风宴接风洗尘。

  本来温以安是打算在这接风宴上为游方搭桥铺路的,谁曾想居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既然隔阂已生,那游方自然也不会去参加这个什么接风宴。

  所以便和水长东回了东流帮的邯沟驻地。

  “倒也没什么.兴许是他们觉得我拂了悬空寺的面子吧。”

  游方摇了摇头笑道。

  他倒是知道为什么玄难这些大和尚会对自己有偏见。

  应该就是自己踩着人家的佛子上位了吧。

  在玄难等人眼中,游方又怎么比的上自家的佛子呢。

  “悬空寺的这些秃驴近来是越来越嚣张了!不过没办法,谁让他们现在风头最盛呢。”

  “咱们呀,该避还得避。”

  水长东有些唏嘘的说道。

  只有到了他们这个层次的人,才知道真武教和悬空寺是什么样的庞然大物。

  背靠大乾,这两个佛道的顶梁柱有源源不断的新鲜血液注入。

  如今才不过几十年的光景,就已经诞生了近两代的人才。

  相比起江湖上的其他门派,这两个门派的势头还在蒸蒸日上。

  “呵反正我也没有吃亏。”

  游方淡淡一笑道。

  就在刚刚,他成功的借助玄难大和尚的手让自己的降龙十八掌更上一层楼。

  这酣畅淋漓的一战果然是激发武学进步的最佳养分。

  平白为游方省去了许多功夫。

  “没吃亏就行,只要你没吃亏那就是玄难那大和尚吃亏了。”

  “比你痴长这么多岁数却依旧不是伱的对手,哈哈,看到那家伙的表情我可真是喜不自来。”

  水长东大笑道。

  正如他所言,对于玄难大和尚来说没赢就等于是输了。

  江湖上的同道在知晓此事过后,可不会忘记玄难和游方之间巨大的年龄差距。

  痴长这么多岁,还赢不了游方这样的小辈。

  玄难这次可是要丢大人了。

  “不过游兄弟,你刚刚若是拔剑的话可有把握斩了玄难?”

  水长东突然有些好奇。

  他自然是知道游方最强的是剑法的。

  游方的掌法都能和玄难打个不相上下,那若是拔剑的话结局又会是什么样的呢。

  “谁知道呢.”

  游方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并没有正面回答。

  虽然玄难也一定还留有余力,但游方的底牌多到吓人。

  鹿死谁手,其实早已经有了定数。

  在游方和玄难大打出手之后,扬州城中短暂的陷入了平静。

  扬州城中的江湖人士都已经知道了城门口那天是有两个天人大打出手。

  这样的动静,足以震慑住他们。

  而有心者,也不敢在这个时候闹事。

  他们要做的就是等待,等待着机会到来的那一天。

  整个扬州城中,处处透露着一股风雨欲来的态势。

  又过了几日。

  终于,前方传来消息,乾帝的船队马上就要抵达扬州段了。

  提前一天柯楠和温以安就已经做出了部署。

  在扬州城外,沿着河流直上他们已经安插了许多的密探。

  若是有人图谋不轨,第一时间就会有响箭发出。

  到时候六扇门和扬州道行军的力量就会全部赶赴。

  不过这种可能性很小。

  因为乾帝此次下江南船队庞大,随行的高手无数。

  更有精锐的骁果军守卫。

  乾帝新晋提拔的骁果军中郎将更是号称军中第一猛将。

  有这么多的守卫在,不可能有人能够轻易的靠近乾帝的船队。

  可到了扬州城中,骁果军大多数就要留在船上看守。

  只有骁果军中郎将领衔的一班和随行的高手会随着乾帝进城。

  到时候才是那些人认定的天赐良机。

  扬州城的金玉坊乃是风月场所扎堆的地方。

  依水而建,沿着门前的一条大河便能直接进入扬州城的著名景区西子湖。

  平日里这里多的是前来寻花问柳的客人。

  扬州本地的暂且不谈。

  其他那些因为经商,又或者是因为其他什么目的途径扬州城的都会来此地享乐一番。

  体验体验。

  不说人山人海,那也是车水马龙的一片繁盛之景。

  只可惜今日虽然生意也还成,但照比往日却是跌了近乎半成。

  这其中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这些风月场所的主要营收项目被迫关停了。

  各家风月场所面前的水道上,挤满了各式各样的花船画舫。

  这些花船画舫平日里可是各家风月场所最赚钱的项目。

  能点的起这种项目的,哪一个不是腰缠万贯的阔绰之客。

  随便来一个都顶的上十几个普通客人了。

  尤其是驶入西子湖过夜的那些大花船,那更是日进斗金。

  但是今日,这些吞金兽都只能安安静静的窝在门前。

  用碗口大的铁链牢牢的锁在自家的门前。

  平日里扬州城的水道自然是允许他们随意的通行,但是今天,整个扬州城的水道被封锁了大半。

  尤其是靠近西子湖的这一段,更是不允许有任何的闲杂船只进入。

  违令者杀无赦。

  所以这些风月场所也只好捏着鼻子认了。

  游方和洪山此时正坐在一家戏坊的二楼,饮茶听曲。

  顺带着观察着街道周围的情况。

  此前六扇门召集了所有前来助拳的人开了一场动员大会,分派了一下扬州城内的守备任务。

  悬空寺的和尚们只希望跟众师兄弟一起。

  而六扇门的捕快自然更习惯跟同僚一起出任务。

  游方也是一样,他也比较喜欢和洪山两个人一起办事。

  最终的商议结果呢就是各自为战。

  主要也是大家都不习惯和外人一起行事。

  而分派任务的时候呢,游方和洪山就领到了这金玉坊的差事。

  主要这种地方,让悬空寺的和尚们来也不合适。

  柯楠也担心玄难等人一时想不开直接把这一条街给取缔了。

  这可是扬州城重要的税收来源,取缔不得。

  所以也就只有游方最为合适了。

  “洪山,你说真的会有人冒险行刺乾帝吗?”

  游方挑起一颗花生米放进嘴里。

  他很好奇真的会有人前来送死的吗?

  “公子,我想凡事都不可能空穴来风的。既然江湖上有这样的传言,那这传言未必就是假的。”

  洪山憨憨一笑道。

  “也许吧不过终究也只是螳臂当车,不自量力罢了。”

  游方摇了摇头道。

  他并不看好这些江湖人士的所谓义举。

  这些人说不定就是一腔热血,走某些人的蛊惑之下气冲大脑。

  只怕连基本的谋划都没有做过。

  相比起这些普通的江湖绿林豪侠,游方更看好罗教,魔教等造反专业户。

  他们的高端战力更强,也更有组织有纪律。

  兴许还真能弄出些乱子来。

  不过这最好是别从他这个方向搞出什么乱子来。

  他可不想真的为了守卫的任务打生打死的。

  打生打死得来的奖励,那是他应得的报酬。

  只有浑水摸鱼得来的奖励,那才是真的奖励。

  日落西山,游方和洪山走出戏坊。

  噼里啪啦。

  游方伸了个懒腰,舒畅的感觉让他差一点轻吟出来。

  “走吧洪山,公子我带你去觅食。”

  一个白天的时间,整个金玉坊都相安无事。

  平静的和湖水一样。

  乾帝已经进入了扬州城中。

  这一点今日游方已经从前来寻欢作乐的客人那得知了。

  度过一个平静的白天,让游方看到了摸鱼的希望。

  不过都说月黑风高杀人夜,这越到了晚上才最危险。

  今夜注定是个不眠之夜,但在此之前游方也要先填饱肚子才行。

  扬州城中的酒楼不少,厨子手艺好的也不少。

  但这些都是要花钱的,游方自有一处宝地。

  既不用花钱,又可以觅得珍馐。

  雪月阁。

  这来的多了,雪月阁对于游方而言自然已经没有了门槛。

  “你不是说你们雪月阁晚上不开门做生意的吗?那刚刚那两个人是怎么回事?”

  雪月阁门前,有不懂规矩的客人正在跟下人推搡。

  尤其是见到游方轻飘飘的走进了雪月阁之后,这客人更是感觉自己受到了欺骗。

  怎么的,是自己的钱不是钱还是自己不够英俊。

  怎么游方进的去,他却要被挡在门外。

  “这位客人您误会了.刚刚进去的那位是我们大姐的朋友,他是来见客的。”

  下人苦笑着解释道。

  但此人却依旧是不依不挠的。

  雪月阁的姑娘们个个身怀绝技,气质比起城中的那些风月场所的花魁都要更加出众。

  因此对于某些人来说雪月阁的姑娘要更有吸引力一些。

  本来已经走到里头的游方突然停了下来,门口的吵闹声他自然是清楚的听在耳中。

  “洪山,去把外面那人给处理了。”

  游方淡淡的说道。

  这雪月阁是李圆圆的产业,他自然不会坐视有人闹事不管。

  “是,公子!”

  洪山当即转身,朝着门外走去。

  洪山直接走到这人的面前,魁梧的身躯直接比这人高出了近一个头。

  “我家少爷让你现在离开。”

  洪山一开口,顿时压迫感十足。

  “好好.我这就走,这就走!”

  面对着洪山的大块头,此人吞咽了一下口水之后掉头就跑。

  生怕晚了就要挨一顿锤。

  这有时候,拳头的确要比语言更容易达成目的。

  “箐箐,你家小姐呢?”

  游方径直找到了李箐箐问道。

  他在这雪月阁中并未找到李圆圆的踪影。

  “我家小姐赴宴去了。”

  李箐箐面不改色的说道。

  “这样.那你快给我准备点好吃的,吃完我还得出去看大街呢。”

  游方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随后大大咧咧的说道。

  “你你把这当成什么地方了!”

  李箐箐气笑了。

  这几天游方时不时就来蹭饭,自家小姐还每每应允。

  这可苦了她了。

  “你管呢。快点去吧,弄些简单的菜式就行,今天没有什么时间。”

  游方淡淡一笑道。

  “你!!”

  李箐箐气的不行。

  但游方是自家小姐的救命恩人,李箐箐终究还是只能照办。

  “吃吃吃,吃死你!”

  李箐箐放下自己亲手做的菜后又准备打开自家小姐藏酒的柜子。

  但游方却是出声拒绝。

  “别,酒就不必了。我和洪山吃完还得去巡街呢,喝多了容易误事。”

  游方笑道。

  “你为什么要替狗官府做事啊?明明你不是六扇门的人。”

  李箐箐撇了撇嘴问道。

  这几天她已经知道了游方的身份。

  北地神医,江湖上近些时日最为出色的少侠。

  这样的人物,又何苦给狗皇帝卖命呢。

  “不过是互惠互利罢了。这出来混的,光有武力是行不通的。还要有背景,有势力。”

  “江湖不是打打杀杀,而是人情世故你这样的小丫头片子懂什么。”

  游方一边啃着油鸡一边道。

  “哼!你才不过比我大几个月,就喊我小丫头片子!那你又是什么!”

  李箐箐没好气的笑道。

  “大几个月也是大,小丫头片子还不服气。”

  “走了,巡街去了。最近外头不太平,你和你家小姐没事情最好都不要出门。遇到什么麻烦了记得来寻我。”

  游方风卷残云的扫荡完桌上的美食,带着洪山就出门去了。

  临出门前,他也不忘给李箐箐一个忠告。

  最近这扬州城水深的很,一般人还是不要出门闲逛的好。

  尤其是李箐箐这样的不会武功的人。

  夜晚的扬州城久违的迎来了安静。

  即便是金玉坊也因为宵禁安排姑娘们放假去了。

  游方和洪山二人蹲在一处拐角,无聊的看着蚂蚁在月色下互相打架。

  “洪山,你马上就要输了。”

  游方笑道。

  他和洪山各自支持一波蚂蚁,现在他的蚂蚁大军已显胜势。

  “公子果然慧眼识珠,洪山又怎么比的过公子呢。”

  洪山挠了挠头道。

  就在二人看的入神时,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响彻整个扬州城。

  游方和洪山当即站了起来。

  远处似乎有火光燃起,紧接着又是一声巨响。

  “那个方向是西子湖?”

  游方皱着眉头,难不成真有人行刺乾帝不成?

  请收藏本站:https://www.fdxx.cc。奋斗小说网手机版:https://m.fdxx.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